服务与解决方案

拍卖公司未成交也要交服务费 遭质疑

2014-03-14

 

去年,河南藏友范红军通过“比德”委托参加11月25日当天拍卖。他也是在网上看到了“比德”的宣传,从河南慕名来到上海。同样,最终和他签约的还是“长昊”。服务合同附件列出了3件藏品,分别是釉里红玉壶春瓶、汝窑三足罐,釉里红松竹梅纹梅瓶,为此,他支付了73800元基础服务费。另外还有6件藏品,以他及朋友名字签约,并支付10.32万元基础服务费。

  直到11月25日流拍后,范红军才发现,最初签约的3件藏品,上面的合同专用章都为“长昊”,但以他及朋友的名字与对方签约的6件藏品,服务合同附件所盖章为“比德”的专用章,但合同却盖着“长昊”的章。范红军说,由此看来,这家公司明显不够严谨。